優森柯優勢領域
今天是:
優森柯簡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行業追蹤> 輕工業> 保定重振紡織服裝業勝算幾何? 點擊量:942次
保定重振紡織服裝業勝算幾何?

工程咨詢網2016-01-25

長期以來,汽車制造、新能源產業及紡織服裝業是河北保定經濟發展的幾大支柱型產業。但保定汽車裝備制造業的規模和格局已定,增長空間不大;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產業則處于連年虧損、成長艱難的狀態,并且這一情況在短期內難有緩解。在尋找本地經濟增長新動力方面,紡織服裝業似乎已成為保定當前的最優選擇。隨著“京津冀”一體化的深入推進,保定也看好這一政策紅利給本地紡織業帶來的重振機會。但面對本地粗放管理、附加值低的產業格局,保定能否真正重振服裝業?記者通過對保定紡織企業的深入調研,深感尚有不少難題需要破解。畢竟,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及消費不振的國內外環境,要重振紡織服裝業是一個艱難和充滿變數的大工程。

附加值之殤

“我們目前的訂單主要來自拉美和南非地區,相較前幾年,訂單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萬發集團總經理姜志博告訴記者,以前公司的主要客戶來自歐美,但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歐美市場需求不振,他們只能尋找新客戶。

作為保定容城的一家服裝代工企業,萬發的訂單以男裝襯衫為主。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萬發加工的襯衫售價十幾美元,屬于附加值較低的低端訂單,而該企業每加工一件這類訂單卻只能拿到人民幣十幾元的代工費。

萬發集團在容城的外貿企業中,無論規模還是企業經營均屬較好的一家。記者在對容城服裝集群的走訪中發現,占容城服裝產業主體的小微加工戶企業,在這一輪外貿危機中受到很大影響和沖擊,經營出現困難。

其實,面對全球消費需求持續不振以及本土服裝生產成本持續走高的現狀,這類附加值較低的訂單也逐漸從中國轉向加工成本更低的東南亞等地,導致我國東南部省份不少小微代工企業關停。

目前,低附加值代工訂單已經成為我國服裝產業轉型勢必要優化的“落后產能”,但遺憾的是,不僅是容城,從保定外貿訂單結構看,其紡織服裝業依然以低附加值代工訂單為主。

高陽是保定巾被生產大縣,外貿訂單一直是本地巾被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近年來,高陽巾被業受外貿環境的沖擊很大。“高陽巾被企業多為前店后廠式家庭生產企業,企業規模不大,同質化嚴重,產品創新力不足,加工產品較為低端。因此,隨著國際市場需求下滑、匯率波動等因素影響,近年來高陽巾被出口出現明顯下滑。”高陽縣政府相關人員告訴記者。

除出口業務受大環境影響發展受挫外,在內銷業務發展方面,保定紡織業依然呈現出諸多問題。

在中國知名箱包產業集群白溝新城,雖然其以年交易量達7億多個箱包位居世界各箱包產業集群前列,但記者在對其箱包交易市場的走訪中發現,產品同質化嚴重、設計創新不足、自主品牌嚴重缺乏則是阻礙其箱包產業進一步提升的“硬傷”。

在白溝箱包交易市場,記者看到不少商家售賣的箱包產品多為大品牌的仿版或抄版,優秀的自主研發設計款式不足。同時,白溝箱包生產廠家多為粗放管理的小微企業,無論在管理水平、生產工藝、設計創新還是品牌建設方面,都無法達到目前紡織業的升級要求。更為重要的是,雖然白溝箱包城年交易量非??捎^,但從箱包品牌的構成來看,本地自主品牌嚴重缺乏,且品牌知名度不高。

對于保定紡織服裝業的發展問題,當地政府有著清晰認識。“保定雖是紡織服裝大市,但并不是紡織服裝強市,產業大而不強,因此,保定紡織服裝產業結構調整的任務非常艱巨。”保定市市長馬譽峰表示。

但在記者看來,保定要想改變產業現有格局,也并非易事。

變革遇阻力

“我們以前還接過杰克瓊斯的訂單,但現在卻以承接工裝訂單為主。”保定豪丹服飾總經理王振華告訴記者,隨著人工等綜合成本的上升,承接國內品牌訂單已很難賺到錢,所以他們也將自身業務調整為承接公檢法等部門的制服訂單業務。

“前幾年,各系統工作人員的工裝定制基本為一年一到兩次,但近兩年受政策環境等因素影響,很多單位的工裝定制改為兩年一次甚至三年一次,這讓我們感覺到經營壓力變大。”王振華說道。

面對工裝定制環境的變化,王振華意識到這種工裝定制的單一業務模式亟須改變。“我們目前也在嘗試設計一些商務休閑男裝,探索在線銷售。”王振華說。

但對于這樣的嘗試,豪丹還處于小規模試水階段,公司僅僅是將線上作為一個款式試水的平臺,并未做太多的資源投入。對于變革,豪丹還缺乏足夠的勇氣和決心。

在保定,雖然不利的市場環境在不斷地擠壓著企業生存空間,但下決心改變的企業并不多。

“雖然目前行業環境不太好,但我們還是決定將主要精力放在工裝定制業務上,對于推出自主品牌,考慮到風險和投入都太大,我們目前暫且不做過多投入。”在王振華看來,面對前景不太明朗的服裝市場,與其做過多投入,不如穩住現有業務格局。

記者了解到,雖然外貿環境的不振讓萬發的訂單業務受到較大影響,但對于發展新的業務模式,從內銷市場尋找機會,萬發尚且沒有明確的計劃和舉措。

澳森制衣是保定有名的一家服裝代工企業,其除了服裝業務之外,還有商業地產和酒店等投資項目。“服裝絕對是我們的核心業務,我們主要的客戶是北京銅牛和探路者。”澳森制衣董事長周艷成告訴記者,澳森以前也給美特斯·邦威等一些內銷品牌做過訂單,但近年來國內不少企業都在縮減產能,澳森的訂單也受到一定影響。這讓周艷成看到了代工業務的風險和局限性,面對單一業務結構所帶來的經營困局,如何打開經營的局面,澳森也嘗試調整。

對此,澳森推出自主品牌帝倫霍特,但在市場拓展中步履艱難。“目前國內市場的品牌數量已經很多,而我們又缺乏優質渠道資源、設計和管理人才,所以雖然品牌推出有一段時間,但銷售還局限在保定本地,品牌發展非常緩慢。”周艷成說。

其實澳森、萬發和豪丹,都是保定有一定規模、發展情況相對較好的服裝企業的代表,但他們出于對成本、行業形勢等多種因素考量,在發展自主品牌、推進企業轉型上的決心并不堅定。而對于那些規模小、創新能力不足、抗風險能力差的小微企業則囿于資金等因素的局限,更難做出大的改變。

那么,保定紡織服裝業該從哪里尋找發展動力?

品牌需自救

推進紡織服裝業的轉型升級和長足發展,保定并非全無優勢可言。尤其是在勞動力方面,保定紡織服裝的優勢明顯。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很多工廠的人員構成多以本地周邊村鎮人口為主,工人流動性小。特別是流水線上的一線工人都為80后、90后工人,無論在年齡還是受教育程度上,相較于江浙等優勢產業集群中一線工人普遍在35歲以上的年齡構成,優勢明顯,這給保定服裝業提供了良好的發展支撐。

據了解,保定紡織服裝業無論在產業規模還是發展質量上,并未能有良好表現,究其原因,就是產業集群的影響力不夠、企業創新力不足、產品附加值不高以及自主品牌的嚴重缺乏。

去年9月,保定容城縣舉辦了白洋淀國際服裝文化節。“這是容城在推廣本地服裝產業和品牌發展上邁出的重要一步。”容城縣縣長王占永告訴記者,雖然容城服裝業近年來呈現穩步發展的行業態勢,但自主品牌建設不足、產品附加值低、產業結構單一、競爭力不足等問題,制約著容城服裝的長遠發展。“對此,引導服裝企業加大品牌建設力度,提升設計研發能力,是我們近年來大力推進的重點。”

“今年,北京服裝學院將‘北京服裝學院保定白洋淀服裝文化創意中心’‘北京服裝學院中小學學生裝研究中心成果轉化基地’及‘北京服裝學院服裝藝術與工程學院校外實踐基地’在容城正式掛牌。”容城縣政府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通過提升設計水平,引導本地服裝企業品牌意識的提升,是容城服裝擺脫低附加值的產業現狀,實現長遠發展的重要出路。

對于產業發展已初具規模的高陽而言,加大設計創意,提升產品附加值的需求則更為迫切。

“高陽巾被產業起步于民國初年,曾一度作為興國戰略之一受到國家的重點扶持,擁有良好的產業基礎和人才基礎。”高陽縣縣長閆向陽告訴記者,雖然高陽巾被業曾一度輝煌,但因錯失市場發展機遇及品牌建設意識的不足,使當前的高陽紡織業長期處于紡織行業價值鏈的低端。“提升設計水平,加大創新力度,實現多渠道布局,推進品牌建設已成為高陽巾被業重塑自我競爭優勢的必然選擇。”閆向陽說。

閆向陽告訴記者,高陽縣每年安排500萬元以上的中小企業發展資金或技改資金,以此淘汰落后產能,推進產業升級。“我們還投資600萬元建設了河北省毛巾產品質量監督檢測站,以及搭建產業集群公共服務平臺,為集群企業提供技術、信息、人才培訓等服務。”

盡管白溝箱包之都的名氣不小,但是名品名牌卻不多,品牌效應并不明顯。對此,白溝著手推動“白溝制造—白溝質造—白溝智造”的轉型升級,以名品名牌帶動產業轉型,獲得更大的品牌影響力和產業凝聚力。 

(優森柯咨詢-輕工業-產業規劃課題組整理)

相關閱讀:
消息
高潮国产孕妇 喷水视频